amjs澳金沙门*首页|欢迎您

导入数据...
搜索
设为主页收藏本站
>>更多
 
 
 
 
 
 
 
 
成长,悄然而至
[amjs澳金沙门]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9年4月12日
  查看:177
  来源:

作者:生物制药20183 郑霞


被孤立过吧?看着别人三五成群的嬉闹,自己却孤身一人。十分想挤入一个阵营,但却只有在别人谈天说地时尬笑。不喜欢讨厌别人更不希望被别人讨厌,但为了后者而不得不选择去做前面的那种讨厌别人的勾当,或者保持中立。如果是的话,我们还真有缘分,我们一样,但可能又不全一样。我把那种不合群的孤独称作历练,因为在我看来只有经历了那种历练我们才能成长。但对于我来说那种历练是发生在很早之前了。

那时的我还是个孩子,也许在大人的眼里我还是个孩子。但这不重要。我要告诉你的这个故事恰巧就是几个或者说一群像那时的我一般大小的所谓孩子所演绎的。故事的主角到底是不是我,我已经忘了,因为我老是喜欢把自己当做故事的主角。但请你相信,这些事都是确确实实的发生过的。

这是一个与胖L小姐有关的故事。

在那样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教室里,这是故事开始的地方,但故事永远不会结束,毕竟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胖L小姐的身材和教室的门简直是相得益彰。但即使绞尽我的脑汁我也无法找出除了“矮胖”二字更能描述她外形的词语。因为她的外表实在不太突出。不熟悉她的人,就算是拿着照片在人群中比对,你找到她之后也得问过她的名字才能确认。当然得在她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告诉你她的名字。你如果真的想找她的话,我还是建议你去她家里。哦!对了,她家里是杀猪卖肉的,如果你不是真的想买肉的话,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她家的店铺除了肉比较新鲜便宜,其他的,真的,哎!反正你去过就会明白,因为没有女人,房间里显得没有一点生气,完全没有属于家的特有的温馨,那就像,嗯,桥洞你知道吧。对,仅仅只是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

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这些?呵!这根本不是秘密,每次开学填信息的时候,那个信息表都是由前排往后排传递的。所以越坐的靠后,你知道的就越多,所以她的家庭住址,她是单亲,就连她的身份证号这些都不是秘密。当然,我可没有那种喜欢打探人家隐私的怪癖这些都只是当时无意间瞟到的。

盘子脸,大鼻梁,中等大小的嘴巴,稀稀拉拉的几个雀斑。我实在是找不出比这更大众的长相了。她唯一的特点就是她那双腿吧,即使是现在她也依然保留着这个特点——短。反正在几何课上。老师讲到圆柱体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的腿。厚厚的脂肪铺裹在腰下面,只有在走路时才能发现那是有着腿的,不然你真的会认为她的腰好长,至少我是这样。她的那双腿,如果用小刀划一下摊开的话,应该是一个正方形吧。当然,只是想想而已,我才不会做那种事情。毕竟为了自己找乐而去伤害别人是自私且不道德的。当然不是每个人的想法都一样,她就是一个会做那种事的人。

“刻薄”是我除了看集体照之外最能记起她的一个词语。每每想到那件事情我都觉得好笑,而那件事情就是我要告诉你的故事。

你肯定记得,我描述过她的体型。你也知道我们那个时候的教桌座椅是可移动的,前后间距是人为规定的。但你知道,那个身材,是的,那个间距只能恰好容下她。这意味着,她不能像其他同学一样去跷二郎腿,后背靠在座椅上惬意摇着(当然这对座椅肯定是一种伤害)。但我觉得,这不应该成为她去欺辱前后排同学的理由吧!

如果那天你坐在她的后侧方,又恰好无聊去看窗外的话,你一定会看到那一幕。那双又肥又短的腿放在她桌下,艰难的支撑起她缓缓上升的臀部。她要蹲马步?不!看她的手,那双和腿一样肥且短的手向后抓住她座椅的两边,将座椅抬高,抬得尽她所能的高,斜靠在后排同学的桌子上,然后猛地一坐。后排那个倒霉蛋的桌子猛地一翘,然后后移,直抵那个倒霉蛋的胸口。更倒霉的是倒霉蛋即将完成的作业。你可以想像,当你刚打好墨水还没来得及拧墨水瓶盖时,桌子猛地一抖,满满的一瓶墨水一下子飞出一大半来,然后在空中完成它漂亮的翻转之后一下子扑下来,落在即将完成的作业上、脸上、鼻子上、嘴上……。你该有多么绝望。

但倒霉蛋之所以倒霉或许和他的憨厚实诚有关吧,就在瞬间,反正那个反应时间很短很短。他猛一下站起,向着教室外冲去,还大叫着“跑,跑,地震啊!地震了!快……”这下守自习的女教师被他吓个半死,也许全班都被吓了个半死。反正当他被那个女教师不由分说的拎进办公室关禁闭反思的时候,班上的大部分人还是愣着。那些回过魂儿来的同学,长舒一口气之后,低着头又各顾各的了。但其他的人还是愣着,一言不发。

你或许会惊讶,这个老师为什么这么是非不分,独断专行?和你一样,我初次见识到她的做事风格时也被吓了一跳。但习惯就好嘛!毕竟所有的大人都告诉你,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不能和老师对着干。

虽然一开头我就告诉你,和你一样,我不喜欢讨厌人。但这并不代表我的心里没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反正对于这个教师,就连我这样的人也是讨厌她的,直至现在,但我很久没见她了,也不知道她是否还那么令人厌恶,或许那时候她刚好处于更年期,而恰巧我们遇上了呢?反正那时的她,除了外表上可以令人感到舒畅外,实在找不到半点可以令我去夸赞的地方。也许我应该再多说一些来表示我对这个女“教师”的厌恶,但没必要,你只需要知道这个老师很讨厌就够了。

女教师走了后一会儿,人们才渐渐回过神儿来。有人发现了胖L小姐背上溅到的墨渍,不过却不是第一时间去提醒她,而是去和邻座的私语窃笑。

放学了,倒霉蛋脸上挂着泪痕,小声抽泣着走进教室。奇怪的是原本应该嘈杂的时间,现在却异常安静。倒霉蛋也一言不发,默默走向自己的位置。收拾着自己的“烂摊子”。大家的眼精也跟着倒霉蛋一起转动,当然,也有望着胖L小姐的。胖L小姐许是受不了这么多奇怪的目光吧,从裤袋里扯出三元钱来,一把拍在倒霉蛋的桌子上。扯着嗓子说道“不用找那五毛了。”然后夺走了那剩下的半瓶墨水,扬长而去。胖L小姐那凌人的姿态,那上扬的大鼻孔让倒霉蛋欲言又止。

第二天倒霉蛋带着一封检讨书,一份重写的作业和一瓶新的墨水来到了学校。他听到了班上传的沸沸扬扬的,经过胖L小姐扭曲过的事实,也遭到了不少白眼。传言的内容是什么我反正是记不清了,毕竟事实才是人们应该准确记住的。但我们这种人,都只是在心里跟明镜似的,表现出来也只是当这事没发生过一样。但庆幸的是,倒霉蛋不再倒霉了,虽然他比之前更沉默,但至少,他不再在遇到不公平的待遇时一声不吭。成长,悄然而至。

但要我说吧,最罪恶的还是那瓶墨水。因为墨水是脏的,就像胖L小姐的行为一样;墨水是黑的,就像胖L小姐的心一样;墨水是残缺的,就像胖L小姐的心智一样。所以我说不好是不是墨水利用了胖L小姐。反正故事还没结束。

大概一个周过后吧,胖L小姐放弃了依靠后移来获得更宽活动空间的想法。对的!胖L小姐也学会“向前看”了。呵!

“墨水啊!墨水!”胖L小姐前趴在桌子上,手上,脸上的肉自然地摊在桌面上,就像她家里放在案板上等待客人挑选的肉。她嘴中嘟囔着,“三块钱,六颗糖,三两肉,两包薯片,一块冰激凌……”啊!!还有白白的衣服上溅上洗不干净的墨渍,依然那么挤的座位。她的手不断地在桌子上画着圆圈。眼珠在眼眶里左右转着。

前排的H小姐,正佝着背,认真地看着新买的漫画书,不时发出一两声傻笑。而这个笑声在胖L小姐听来却是那么刺耳,这简直是对她的嘲讽。她越想越气,这个邻居是那么的可恶,胖L小姐以为H小姐知道一切她不为人知的秘密,包括在她刚满百天,母亲就跟野男人跑了的事情;包括昨晚醉酒的父亲把她当做是母亲打了一巴掌的事;知道自己栽赃别人;欺负街上的小朋友;知道自己对倒霉蛋做的一切;甚至知道她睡在家里偷偷哭泣的事情。

对!这就是嘲讽!可恶!满腔的郁愤喷涌而出。她把桌子猛地向前一推,重重的砸在H小姐的背上。那瓶墨水也随着落下,溅的满地黑压压的一片,或者在当时的H小姐眼里是黑压压的兴许还冒着星星。但,不一会儿,疼痛传遍全身。H小姐大哭起来。霎时,她成了全班的焦点。这应该是她第一次成为全班的焦点吧。

因为H小姐的长相实在难以成为焦点,甚至说见到过她一次的人就不想再见到第二次。就像是上帝在创造她时困倦了一样,随意捏出一个人形便草草下放人间。她的长相,和大众审美相去甚远,也许只有一些艺术家才会对她有兴趣吧。这大概也是她有那么多小吃、漫画却没人去借的原因。

反正现在,全班都在关注她,就像是等待一部好戏开场一样,除了她俩,没有一个人做声,看戏的,也包括我,而我也只是个看戏的。

巧言善辩,果然,“商人家庭”出来的胖L小姐还是完美地继承了商人诡辩的能力,就像她父亲用超低价格收购生猪时的能力。而H小姐却除了哭,什么也不会。

但巧合的是,这时候年级主任正巧从门口经过。这场好戏草草收场,她俩被叫到了主任办公室,在那儿待了一下午。也许她们中途去上过厕所,但她们的确是在那里待了很久。我不知道年级主任同她们讲了什么,我也没刻意的去问过。毕竟我是真的不爱管闲事。第二天早上。H小姐把满满一抽屉的漫画全部搬回了家,取而代之的是一抽屉的学习资料。随着一次又一次的上台领奖,她不断获得关注,人们发现,好像H小姐也有了可爱的地方。而胖L小姐呢?她的座位被调到了最后一排,那里很宽,可以让她随便跷二郎腿只要她跷得上,也可以让她随便摇座椅当然在座椅没坏之前是这样的。她还是会很调皮,但她学会了道歉。

成长,悄然而至。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admin  
Baidu
sogou